Preface

從2009年開始從事〝我愛台灣〞一系列創作,我常想什麼樣的人、事、物最足以代表台灣而且是值得我們珍惜追求的價值,於是我從地理環境、自然資源、歷史文化、生活方式等…各個層面去了解台灣,並將這些認識一一化為創作的題材,有瀕臨絕種的動物,如藍腹鷴、黑面琵鷺、八色鳥,有經過保育得以重生的植物,如一葉蘭,或因生物科技的卓越揚名國際,如蝴蝶蘭、文心蘭,有的則表現一種生活的方式,如與茶文化相關的作品—茶具的製作,另外地震風災土石流環保 等議題也引發我對台灣自然環境的關懷,因此溪頭、大霸尖山、日月潭、玉山等等…台灣美景融入了我的創作,除此對於親情、愛情生活、社會文化的體悟也在作品一一的呈現,我想以陶瓷作為創作的媒材將我所想的所感覺的表達出來,而能和觀賞者有情感的連結,彼此產生互動,而不只是一件冷硬的作品,所以我的作品產出 的量並不多,而且通常是單件的作品,甚至佔很大的比例是為喜好的人士特別量身製作的。

我的作品除了塑形的陶藝創作,還有很大一部分是瓷版彩繪,陶瓷彩繪中最困難的釉上彩是它必須在已經上釉的光滑表面著色,通常需要多年的訓練才能做 到,尤其要表現如油畫般的質感(立體、顏色飽滿)更需要反複的燒製,從1230度至數佰度一再從常溫昇至高溫再從高溫降回常溫,一再熱脹又冷縮造成龜裂破損是常有的痛,加上每種色料是一種氧化物,使用時通常不可相混一旦控制不好,除無法達到想要的效果,甚至倒色(變成灰灰髒髒) 、剝落、裂開,所以作品能做到如油畫般的筆觸和如此鮮豔飽和的色彩是非常高難度的陶瓷工程技術的表現,也和傳統陶瓷彩繪描邊填色或一區塊一顏色的工法截然 不同,因此我常在保住既有成果就此打住或者再次冒險追求完美間游移,但我告訴自己完美總是來自於堅持,期許自己有一天能如我們台灣的玉山般有自己的特色與 高度,除了特殊的彩繪技巧這些作品也融合我對台灣這片土地的關懷及祝福,希望每件作品能將我的想法及感情傳達給觀賞者,也因為這樣的互動作品有了她的個性 與生命,隨著我們的生活脈動,給我們啟示與感動,並帶給我們希望與祝福。